香港一码中特图片|六6彩一码中特

民間故事

平陰的由來

有人說,平陰不平。這話不假,別看地盤不大,但是境內可說是要山有山,要水有水。大寨山、翠屏山高聳入云,玉帶河曲曲彎彎,丘陵一座接一座,洼地連著洼地。當然,小平原也是有的,站在分水嶺往南一看,一馬平川望不到邊。

是怎么成了這個樣子的?

傳說很早很早以前,平陰縣出了個能人,他博學多才,神通廣大,說話辦事不象人間凡夫俗子。他看到家鄉一平如鏡,很是讓人喜愛,只是天天下雨,人和莊稼都瘦成了桿桿,非常痛惜的上。他下決心非要改改這個樣子不可。于是他到處求能人,訪朋友,打聽治理這種天氣的辦法。

有一次,他去訪一個朋友,兩個人在喝酒中他談起了這件事:“我們家鄉,整天連陰不斷,雨下不止。人見不到天日不健康,莊稼見不到陽光不長,東西霉爛,糟踏了,這樣的日子何時了,我們不能坐等不管啊!真成了平陰了。”

“是啊,要這樣下去,不是絕人之路嗎,我們得想個辦法!”朋友也隨聲附和。“是啊,是該想個辦法。”“平陰,平陰,為什么叫平陰?平了就陰,那如果要是不平還陰不陰呢?”兩個人念念叨叨,像是悟出了點什么。

朋友說:“啊,不妨試試,你博學多才,神通廣大,通天道,何不為家鄉出份力呢,造福后人,他們也不會忘記你啊!”

于是,他聽了朋友的勸說,和了一把泥,把他揉成了一個個的小圓蛋,大小不一。他隨手抓起一把,撒向整個平陰,在泥蛋落地的地方,出現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小山丘。頓時間云消霧散,太陽在天空撒下萬道金光,把大地照的一片錚亮。他臉上的陰云也散開去了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從此以后,平陰再也不整天天昏地暗、陰雨連綿了。

現在,人們常這樣說:平陰不陰,平陰不平;山路彎彎,高低不平。石頭遍地,路面更是疙疙瘩瘩。從那開始,很平坦的平陰,變成了現在的這副模樣。

雖說不平,可再也沒有成年的陰陰糊糊的下雨天了。

(講述人:陳龍湖,男,48歲,漢族,大專;搜集整理人:陳翠香,女,24歲,漢族,初中;搜集時間:1987.9;流傳地區:平陰鎮。)

東阿城為啥是兩半的

到過東阿城的人都知道,一個城卻分到浪溪河的兩邊,名為東城、西城。為啥這樣的?這里有個故事。原來東阿城是修了一個的。一天,從外地來了一個魔術藝人,在東阿城里擺場賣藝,他玩的神出鬼沒,花樣百出,人人喝彩,觀眾賞給不少銅錢。

在場的有一個姓張的書生,名叫張生,他見到這樣的法術就迷住不走了,一心要認魔術師為師,請求面談。那藝人推辭不收,說是“混生活的人”不敢收徒弟。并說自己是從茅山學藝回來的,書生要想學技藝,還是應到茅山去。

張生告辭了他,回家又告別了父母,就上了茅山,拜茅老道為師,學了三年藝。在回家的路上,他走到一個小莊,渴了想找水喝,正巧來了一個打水的閨女,挑水走來。張生用了一點法術,那打水的鉤擔就斷成了兩節。姑娘抬頭一看,是個青年作怪,就生氣地把兩節鉤擔用力一對,又成了一根,挑水就走。張生一看,這怎么辦呀?他心生一計,前行一步,說:“請小姐行個方便,給點水喝,我渴了。”閨女說:“水是能給喝,不過,你太無禮了?”張生心中明白,不該折斷她的鉤擔,只得認錯。這樣,閨女的怒氣全消了,并說:“你是個外出行路人,只好原諒你。你別喝涼水啦,到我家喝開水吧。”張生趕忙致謝,隨她到家。張生在喝水時與女子同敘家常,才知道女子名叫唐菊,父母雙亡,沒兄弟姊妹,只她一人生活,只有舅家在本村。舅父也無兒女,依靠外甥早晚侍奉,但魔藝高,性情烈。男女二人越談越近乎,就產生了愛慕之心。唐菊提出:如果你不嫌我,咱們成親多好。張生點頭答應了。唐菊說:“這樣,你在我家歇幾天吧!”張生也答應了。唐菊便去和舅舅說這事,但舅父認為外甥女辦事太粗。唐女回家后對張生說:“明天你看舅去。他的脾氣粗怪,要見機行事,處處謹慎,飯還是不吃的好,走時我給你一把傘,如果遇到危險事,可打傘去干!”張生牢記心里,第二天就去了。舅父早站在大門前等候。進家后,舅說:“想給你燒水上茶,但燒柴不夠,你把槐樹上的烏鴉窩弄下來好燒水!”張生出來一看,樹上的烏鴉窩很高,實在不好弄。

于是他便把帶來的傘升起來,用一個木桿子用力挑動。忽聽“嘩啦”一聲,從空中落下來些東西,正扎在傘上。張生一看,傘上扎的都是一根根寶劍,大吃一驚,沒敢聲響。他回屋沒坐上一會兒就想回去。舅父再三勸留,說是非在這里吃了飯再走。張生說不吃。舅說:“你不吃飯,他不強留。”便下了半鍋面條,說:“你喝點掛面,就算吃飯了吧。”張生沒推辭,便把下的那些掛面喝完了。張生吃后覺得肚子里不好受,就急忙回家了。他見了唐女說:“我在舅家喝了半盆掛面,覺得肚子疼。”唐女一聽,大吃一驚說:“不好!”急忙找到一根繩子,系到張生的腳脖子上,用力把張生拉到梁頭上。張生頭朝下空著,也不知是啥用意。唐菊又把香油倒進盆里,按上燈捻,用火點著,用香油氣味熏張生的鼻子。不多時,只見張生嘴里鉆出來一條條毒蛇,掉進油盆。一會,張生肚子不痛了。

唐菊把張生從梁上卸下,張生說:“多謝唐姐救命之恩!”唐菊嘆了一口氣說:“你擔驚受苦了吧!”張生說:“此處不能久留!”唐女也掉下淚來,說:“你走我也走,咱一塊走吧!”兩人商量怎么個走法。唐女說:“今夜三更你我一同回家!”到了三更天,唐女在地上劃了個方城,手一并,口念咒語,四方生風,離地升起,兩人騰云駕霧,直奔張生家鄉而來。風聲連響三陣,兩人霎時穩落地上。張生睜眼細看,已到了自己村莊。他二人馬上回家看望父母,那父母正在想念兒子的時候,兒子真的來了。全家四口歡喜不提。不久,張老漢老兩口忙著籌備銀糧,給兒子辦了喜事。

辦完喜事不久,全家欠下了債,生活困難,老人家憂愁成病,常臥床不起。唐菊對張生說:“咱倆來家給老人添了負擔,得了病需要吃藥治療,咱想個來錢門道吧,你看哪里有錢,咱去弄點。”

張生說:“錢還是官府里多,他們貪贓賣法,銀兩滿庫。”唐菊點頭說好。到了晚間三更時分,二人進了官府,尋找銀庫,但庫庫嚴守,都上著鎖。唐菊能劃墻為門,叫張生進去取些銀子回家去了,可就是拿的太少,還是解決不了全部問題。

幾天過去,他二人商量著再去一趟,想多弄一點。這天晚上,他倆又去了,帶了一個口袋,同樣劃墻為門。張生到庫里撐開口袋猛勁裝,不料想發出聲音,被防護家人發覺。唐菊嚇跑了,張生被人抓住,進了監獄。第二天,縣官升堂審問。張生當堂說了實話:“是唐菊劃墻為門,我才進到庫內的!”

縣官一聽‘就傳令捉拿唐菊。縣官問唐菊:“你會用法術盜竊嗎?”唐菊答:“老爺,我不是常盜竊,而是家中有困難,一時沒法才來干的,這是第一次。”縣官想:不是常盜,就饒了她吧。說:“你的魔術玩好了,赦你無罪,如欺騙人,加重處罰。”’

唐菊聽了,說:“好啦,請拿根秫秸給我!”她很快用秫秸扎了一個小船說:“你在堂前挖個坑吧!”,縣官叫人挖好坑,唐菊在坑內倒滿水,把船放進水里。船隨風身長,水坑也隨風身大,眼看漲滿了堂院。大家上去,馬上開船,船身一動,把全城沖開兩半。船下水聲嘩嘩,是條河,后來人叫浪溪河。從此就有了“東阿縣城為兩半”的說法。

(講述人:董兆明,男,漢放,66歲,離休干部;整理人:董憲云,女,漢族,34歲,文化干部;流傳地區:平陰,東阿一帶;搜集時間:1987.5)

玫瑰花

據說,玫瑰原來只長青枝綠葉,并不開花。后來怎么又開出了這樣鮮艷的花朵呢?這在玫瑰之鄉——魯西南的平陰縣,還有一個動聽的故事呢!

很久很久以前,那里有座山峰,峰頂有一股清泉,人們把這清泉叫做“金泉”,把這座山叫做“水山”。

水山腳下有個村莊,莊里有一對孤苦伶仃的男女少年,男的名叫劉郎,父母早年去世,只給他留下了一把柴刀和一條扁擔,靠打柴為生;女的名叫翠屏,爹娘去世時以給她留下了一把采藥鏟,一只背藥簍,靠采藥過活。每天一早,劉郎和翠屏就結伴上山打柴、采藥,傍晚雙雙擔柴背藥回來。兩人互敬互愛,互幫互助,強似親生兄妹。共同的命運,共同的生活,使他倆結下了比水山還要高,比金泉水還要長的友情。不久,他倆暗暗訂下了終身。

一天,劉郎在東山嶺砍柴,翠屏在西山坡采藥。劉郎覺得有些困乏,便依著柴捆睡著了。睡夢中,隱隱地聞到一陣花香。劉郎一骨碌爬起來,循著花香走去。走著走著,只見前面出現了一個月洞門,門上寫著“水山御苑”四個大字。劉郎心想:我從小在水山上砍柴,跑遍了山上七溝八梁二十四坡,卻不知還有這么個去處,不妨進去瞧瞧有什么景致。推門一看,啊,竟是滿園盛開的花草,迎面吹來的風都是噴香的。劉郎哪里知道,這是天上王母娘娘的一處凡間花園,每年五月百花盛開的時節,王母娘娘都帶領眾仙女來游玩賞花。劉郎沿著花圃間的小路邊走邊看,有紅紅的牡丹,黃黃的菊花,血紅的杜鵑花,噴香的茉莉花,一塵不染的芙蓉花,還有許許多多叫不出名來的奇花異草。劉郎一邊觀賞,一邊稱贊,不覺來在花園正中,見有個水晶磚石砌成的花壇,花壇正中的那棵花草尤其惹人喜愛,那紅撲撲的花瓣、粉茸茸的花團,多象翠屏妹的那張笑臉啊!可惜這么好看的花兒只開了這一朵。劉郎把這朵花看了又看,猛然想起:啊!這不是玫瑰嗎?水山上滿山遍野都是玫瑰,可是從來不開花的呀,這里的玫瑰怎么能開花呢?又開得這么好看!對了,我把這朵玫瑰花采回去,戴在翠屏妹的頭上,保準很好看,她也一定會高興的。劉郎摘下花來,剛想轉身離去,只見兩個身披盔甲、手持長矛的天兵大喝一聲,攔住去路;“大膽凡夫,竟敢在此采摘仙花!”說完,不由分說,就把劉郎結結實實的捆綁起來,就要帶走。

再說,在西山坡采藥回來的翠屏,不見了劉郎,就一路尋找,一路喊著:“劉郎——劉郎——”向山頂尋去。忽然從前面絕壁崖上傳來了劉郎的回聲:“翠屏妹,我在這兒——”翠屏抬頭望去,只見劉郎雙手被捆,站在絕壁崖上,身后站著兩個豎眉橫眼的天兵。翠屏朝劉郎哭著、喊著奔了過去。天兵大聲喝斥說:“他私闖王母娘娘的御花園,竟敢摘走天下獨此一朵的玫瑰仙花,犯下了滔天大罪,我們奉命帶他去做終生苦役。”翠屏一聽,急著拼命哭喊起來“你們不能帶走他,還我的劉郎!”天兵“嘿嘿”一陣冷笑:“還你的劉郎?除非讓水山的玫瑰都開出花來!”說完,手中的長矛往崖下一指,只聽得“轟”一聲雷鳴,閃過一道耀眼的火光,翠屏頓時昏倒在崖上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翠屏慢慢蘇醒過來,望著空蕩蕩的崖頂,叫了一聲“劉郎”,又傷心地痛哭起來。翠屏是個有情義、有志氣的姑娘,為了讓水山上的玫瑰都開出花來,讓心愛的劉郎回到自己身邊,每當滿天星斗的時候,她就上山一擔又一擔地挑金泉水澆灌山嶺上的玫瑰,直到月光灑滿水山的時刻才遲遲歸來。山路上的石頭磨爛了她的雙腳,滿坡的荊棘劃破了她的衣衫,她那亮晶晶的汗珠、紅彤彤的鮮血,灑遍了層層山嶺,道道石堰。就這樣澆啊,澆啊,一直澆到第十個春天。這天,翠屏姑娘又要上山去澆水,開門一看,啊!只見滿山遍野都開出了鮮艷的花朵,像一串串紅瑪瑙,像一團團火。玫瑰開花了!翠屏姑娘驚喜萬分,急忙采了一束玫瑰花,一邊喊著:“劉郎哥,玫瑰開花了——”一邊向東山嶺的絕壁崖跑去。

剛跑到絕壁崖前,就聽“轟”一聲雷鳴,緊接著閃過一道耀眼的光芒,閃光中從崖上飄下一個人影,翠屏定睛一看,正是朝思暮想的劉郎回來了。翠屏一下撲進了劉郎的懷里。劉郎撫摸著翠屏身上一道道傷痕,看著山山嶺嶺盛開的玫瑰花,眼淚象斷了線的珍珠,滴在翠屏的面頰上,滴在鮮嫩的玫瑰花朵上。

從此以后,水山的玫瑰每年春天都開出鮮艷的花朵來。后人為了紀念這一對為玫瑰花開付出了艱辛勞動的青年,就把水山叫做“翠屏山”,把山上的金泉叫做“劉郎泉”,還為他倆在東嶺絕壁崖上修了一座寶塔。據說,劉郎和翠屏死后都升了仙,成了天上的花神,掌管人間的千花百草。每年玫瑰花開的時候,夫婦倆都要回來觀賞,夜深人靜的時候,站在寶塔下面的玫瑰花從里,還能聽到他倆在悄悄地說體己話哩!

(搜集整理人:韓子奎,男,37歲,大專,漢族;搜集時間:1980.7;流傳地區:平陰縣東阿鎮一帶。此文1982年發表于上海文藝出版社《故事會叢書》——“中國土特產傳說”一書。)

阿膠的傳說

濟南平陰的東阿鎮,盛產一種名貴中藥——阿膠。這阿膠服之能滋陰補腎,安神定魄,強筋健骨,延年益壽,有病能治病,無病可強身。它與人參、鹿茸一起,并稱為中藥“三寶”,在國內外都深受歡迎。

那么,這阿膠是誰發明的呢?在民間,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……

很久以前,平陰一帶流行著一種十分可怕的“吐血病”。得了這種病的人,頭暈煩躁,氣喘心慌,吐血不止。所有的名醫,各種各樣的藥物,都治不了這病。得了這病,只能眼巴巴地等死。

當時,山東阿邑有個聰明美麗、心底善良的姑娘,名叫阿嬌。她見許多人得了吐血病沒法醫治,心里很著急。她聽說東岳泰山有個藥王廟,廟里供奉的藥王是專管采藥治病的,于是她決心去泰山求藥王幫助,尋求能治這種病的藥草。

在一個深秋的早晨,阿嬌打點好行裝,辭別了家鄉父老,一個人上路了。一路上,她翻山越嶺,饑餐渴飲,經歷了千辛萬苦。一天,她來到一座破廟前,正想坐下來喝口水休息一下,忽見山坡上走下一位白發飄飄的老人,肩荷銀鋤,手提藥籃,邊走邊唱道:

采藥深山中,

云里霧里行。

富貴何足惜?

解危救蒼生……

阿嬌見這老人生得仙風道骨,其貌不凡;又聽他歌兒也唱得蹊蹺,便走上前去,想先從他那里打聽一下治病方法。她將她所知道的吐血病人的慘狀告訴了老人,請他給想想辦法。老人聽阿嬌說完,很豁達地朗聲說:“姑娘,您為了治好他人的病勞碌奔波,含辛茹苦,精神可佳。要治好這吐血病,我這里倒有一法,不過非用食獅耳山的草、飲狼溪河水的小黑驢的皮不可。”阿嬌聽了,心中一驚,是呵,家鄉不是有這么一頭小黑驢嗎?它跨山越澗如履平地,神出鬼沒來去如飛,連山上的猛虎惡狼都怕它三分,我怎能捉到它?這時她還不知道小黑驢是天上受貶的一條烏龍變的,所以才如此神通廣大。

老人見阿嬌有些猶豫,轉身欲走。這時,阿嬌又想起了那些患病鄉親的痛苦情景,急忙懇求道:“老大爺,您就行行好吧。只要能治好鄉親們的病,上刀山闖火海我也心甘情愿。您快把治服小黑驢的辦法告訴我吧。”老人見她心誠辭切,便贈給她一把寶劍,并將劍術秘訣告訴她,讓她回去苦練。

阿嬌回到阿邑,按照老人的指點,日夜苦練劍術。練了七七四十九天,她覺得身體壯了,劍術精了,便來到獅耳山邊,找到了那頭小黑驢。小黑驢見了她,就像見到仇敵一樣,尥蹶子蹦高,張開大口就來咬她。阿嬌舉劍便砍,用盡全力跟小黑驢搏斗起來。正斗得難解難分之際,忽然小黑驢掉頭向山下奔去。原來它使出了絕招,想等阿嬌追來時,一蹄子將她踢死。阿嬌早有提防,她縱身一躍,跨到驢背上。小黑驢見擺脫不開阿嬌,又想打滾將阿嬌壓死。沒等它停住腳步,阿嬌便抽出寶劍,對準它的腦袋,猛力刺了進去……

小黑驢終于被殺死了。阿嬌按照老人的吩咐,和鄉親們一起將驢皮剝了下來,熬成了一塊黃澄澄、亮晶晶、香噴噴的藥膠。病人服下這藥膠,很快就好起來了。

好消息像春風一樣,很快就傳開了。患吐血病的鄉親都來服了一點藥膠,馬上都恢復了健康。高興之余,大家都想好好感謝一下阿嬌姑娘。可是,轉眼間阿嬌姑娘已經不見了……

后來,有人上山去拾柴,見阿嬌姑娘身背藥籃,跟那位白發老人一起,正在云霧繚繞的山巔采藥呢!她邊采邊唱道:

采藥深山中,

云里霧里行。

    丹心一片為萬民,

    謝卻塵緣隨東風,

  無欲一身輕……

原來,那白發老人就是阿嬌想找的藥王。就是他,教會了阿嬌殺死小黑驢和為百姓熬膠治病的辦法。阿嬌把人們的吐血病治好后,便決心跟他學藝,救治民瘼。她神不知鬼不覺地離家出走,找到了白發老人。在老人的點化下,她也成了神仙,做了藥王的藥童,終日跟隨藥王,出沒于人間仙境,奔波于云霧山中,采集名藥仙草,為百姓驅除病魔……

從此以后,用黑驢皮熬制藥膠的方法便在民間流傳下來。人們為了永遠不忘阿嬌姑娘的恩德,便把這種藥膠叫做阿膠。

(搜集整理人:韓子奎,男,37歲,大專,漢族;搜集時間:1980.4;流傳地區:平陰縣。)

于閣老五件事

一、神  童

據說閣老于慎行,四五歲就能作詩習文,趴在桌上揮筆練字,很用功。八歲那年,正值科選,他趕到京城,誤了考場,但他執意應試,主考官強不過他,帶有取笑之意,臨時出了個題目:“你圍著我正轉三遭,倒轉三遭,我就中你。”當時閣老眼珠一轉,邊走邊說出兩句詩來:“萬般貍貓板上跑,圍你轉一遭就夠了。”主考官聽后驚嘆不已,躬身詢問,和閣老啦起家常來。當即點他為進士,且奏明圣上。皇帝聽后,很贊許,稱他神童。過了幾年,又讓閣老參加殿試,試后讓他教太子三代。后封為禮部尚書,太子少保兼東閣大學士。

二、減  燈

相傳于閣老小時候去獅耳山上學,路過一條小溪,總有一白須老頭背他過河,天天如此。放晚學后,閣老走到山下,身后就出現四個燈籠送他回家。他心里有數,不過不說罷了。他的老師精細過人,目送他時,發現這情景,自語道:“慎行未來必是國家之棟梁。”

有一天,老師突然發現送閣老的燈籠少了兩個不由心內一驚,情不自禁地說:“此乃不祥之兆。”第二天,老師把閣老叫到自己屋里,嚴肅認真地問:“這兩天你在校外做什么錯事來嗎?”閣老說:“沒有。”老師臉上突著青筋,嚴厲地說:“你要仔細想一想,從實講來,你瞞不過我。”閣老耷拉著腦袋,細想一會說:“老師,前兩天吃過晚飯,我到同學張嚴初家串門,他在家里寫休書,有一字不會寫問我,我給他填上了,聽說他媳婦很賢惠,因一點誤會,被他攆回娘家去了。老師說:“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你不但不勸阻,反而助他為虐,真豈有此理。你快去他家把休書要回撕掉。”閣老沉痛地答道:“遵命”。

過了一天,老師發現送閣老的燈籠又成了四盞。

三、少瞎一粒米,多增一年壽

相傳閣老在朝時,從不忘簡樸節省。每次用飯,都用筷子把沾在碗上和掉在桌上的飯粒叨起來吃掉。他手下傭人及親人都非常欽佩,都仿效他。

有一次閣老風趣地說:“我吃了這些掉的飯粒,就能多活好多年。”果然,閣老年壽較高,后人傳“少瞎一粒米,多增一年壽”,這話不假。

四、閣老打躬

都說于閣老禮賢下士,官大不傲。縣太爺的八抬大轎,經常鳴鑼吶喊路過閣老府門外。閣老爺聽見聲音,不管是吃著飯,待著客,還是忙著其它事,都要先停下,整衣打躬,直至聲音遠去為止,以表示對地方官員的尊重。也有一些官員認為閣老這樣做有失身份和體面。有的則聽見聲音跑到府外,喝斥縣太爺的班頭衙役們:“還不收起你那破鑼爛鼓,閣老爺在府里還向你們打著躬哩!”他們立即偃旗息鼓表示尊敬閣老。

五、胡同的來歷

你知道前后于街中間相通的那條胡同的來歷嗎?

相傳于閣老在京為官,家人院公自然覺得威風,東鄰周家也是財門大戶,兩家因為一道墻鬧了意見,爭持不下,越來越緊張,大有打大仗的苗頭。于家寫了急信,差人快馬星夜趕往京城。

家人見了閣老,呈上書信,心想:只要一紙公文,下到縣衙,還有周家的好嗎?閣老看完家書,寫了兩句話,就命家人送回家中,依書而行。

書上這樣寫:“他進一墻,咱退一墻,再進再退又有何妨?”家里人含氣照辦了,原墻扒了,后退一墻。周家一看心想:你退一墻,咱們也退一墻。就這樣,一條四尺多寬,溝通前后于街的胡同形成了。從此,于、周兩家結為善鄰。

(講述人:于照春,男,65歲,漢族,初小,務農;搜集整理人:于顯,男,40歲,漢族,高中,教師;流傳地區:東阿鎮。)

平頂屋的來歷

其它地區的房屋都是起脊的,而平陰一帶的屋卻都是平頂的,說來還有個故事呢。

傳說東周末年,魯國有個著名的宰相叫展禽,奉周天子的命令來揚子江上修大橋,不小心掉在江里;變成了一條水龍。人們稱這條水龍為“展大王。”

展大王每年都要回故鄉一次,來看望家鄉平陰的父老鄉親。以前,展大王回家總是天亮就到。可這一年,展大王因途中有事誤了時辰,來到時,正是夜深人靜的時候,大王走了數千里路,實在勞累困乏,總想找個歇息之處。可是他卻不愿打擾安睡的鄉親。但,回到了家鄉又怎能露宿于野外呢?他繞村轉來轉去,看看還有沒有沒睡的人家。結果,他沒看到一個亮著燈的窗口。沒有辦法,只好另想門路。忽然,他發現一戶人家的屋頂是平的,在屋頂的一角還有一個小小的倉屋。他很高興,心想,有這樣一個安身之所,倒也不錯,就將就一夜吧。

第二天,主人醒來,不禁大吃一驚,以為自己在做美夢。原來,自家的茅草屋一夜之間變成了窗明幾凈的磚石砌成的房屋。他繞房看了一圈,驚喜而又懷疑地看著房子。他又抬頭望望屋頂,只見屋頂上的小倉屋里紅光閃閃,他更驚疑起來。他悄悄爬上屋頂,想看個究竟,一看,啊呀,原來是展大王來了,他高興地喊了起來,急忙向大王磕了個頭,又把大王請到屋里供奉起來。鄉親們聽說了,也都爭相來看大王。他們知道大王在外邊住了一夜,心里很是過意不去。都說,是啊,咱們的屋頂都是尖的,以后大王萬一來不巧,沒地方歇息。如果都改成平屋頂,大王來了就是不進屋,也好有個落腳之地啊。

從那開始,平陰人蓋屋都是蓋的平頂的,夏天能歇涼,冬天放柴草,秋里曬莊稼,要是展大王來了落落腳,用處就更大了。

(口述人:展召成,男,37歲,漢族,初中畢業,務農;搜集整理人:展恩華,男,26歲,漢族,中學教師,大專文化;采記時間:1987.10;流傳地區:平陰一帶。)

高路橋

平陰縣城南三十里有個高路橋村。這村原名叫中茅峪,明朝弘治年間才改名叫高路橋。說起來,還有一段故事呢!

中茅峪村東北的山峪里有個龍泉,泉里住著一個妖魔叫“龍大王”、他平時并不發壞,只是到六、七月的雨水季節,才專門發大水阻擋村民到田里干活。這使村民們愁得了不得。

這村里有個趙大膽.,對“龍大王”最恨了,決心修橋避開洪水。第一次修橋被龍大王發水給沖垮了;第二次他又發動村民修了更高更堅固的橋。又被龍大王發水沖塌了。這時,全村民眾湊錢買了香火到龍泉去上供許愿,請求龍大王保佑全村民眾的生命。龍大王惡狠狠地說:“你們要想平安,除非修一座很高很高的橋,高到從橋頂甩下一個麻雀蛋去,到橋底麻雀能出飛來。”眾鄉親一聽,都覺得沒法辦到。

趙大膽的膽就是大,當場就和龍大王打手擊掌,俱結劃押。并說橋修好后,龍大王要是說活不算數,就掘毀龍王泉;橋修不好,就將自己的心肝獻給龍大王做酒肴。

消息傳出,全村人為趙大膽提心吊膽,認為趙大膽闖下了塌天大禍。趙大膽卻膽大心細,召集全村民眾漫山遍野起大石料,決心把橋修牢固。等到完工的那天,龍大王真的來驗工了。群眾都為趙大膽捏著一把汗。

趙大膽和龍大王并行來到橋頂上。龍大王又重復了-句:如果甩下麻雀蛋去飛不出麻雀來,就要挖出趙大膽的心肝下酒。趙大膽不慌不忙,從龍大王手中接過麻雀蛋往橋下甩去,果真,麻雀從橋下騰的飛了出來。龍大王一看,嚇得跑了。

原來,趙大膽除選用大石料把橋修的牢固外,在橋下暗暗地放下了一只麻雀。他把麻雀蛋往下一甩,正好把麻雀驚飛。后人為了紀念趙大膽,就把中茅峪村改成了高路橋村。

(講述人:趙玉常,男,漢族,35歲,高中,高路橋村黨支部書記;整理人:孔慶安,男,漢族,45歲,高中,李溝鄉文化站站長;采集時間:1987. 4;流傳地區:李溝鄉。)

望狗山

平陰東邊有一座山,叫望狗山。傳說,在很早以前,有一商販做買賣路過此山,因疲勞過度,實在走不動了,就選了個陰涼地方,鋪上隨身帶的布褡子躺下來,昏昏睡去。商販有一怪癖,每逢出門,總是帶著他心愛的大花狗。花狗見主人躺下,它也挨著主人趴下了。一覺醒來,已經天黑,商販起身就走,慌忙之間,竟忘了鋪在地上的褡子,也沒注意那條花狗。

回到家里,當老婆孩子問起來的時候,他才想起來丟了褡子。褡子里還裝有二兩散碎銀子呢。丟了自認倒霉,也就算了。至于花狗,他想:俗話說得好:狗記千里路,他早晚會自己跑回來。

說來也怪,那只花狗始終沒有回來。它上哪里去了呢?一家人又納悶,又心疼。孩子終日埋怨爹爹。

光陰似箭,一晃三年過去了。這天,商販又從此山行商路過。正行走間,腳下踩著一個軟乎乎的東西,差點滑倒,低頭一看,見一只爛狗皮仍在地上。仔細一看,這不是三年前丟的那只花狗嗎?狗皮毛色一認便出,可由于三個春秋的風吹雨打,一戳就撲撲嗒嗒往下掉。猛然間,商販發現死狗皮身下,竟然還有三年前丟失的布褡子!也已腐爛,但二兩碎銀還在。那商販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失聲痛哭起來。

原來,三年前商販睡醒走后,花狗見褡子還在這里,就原地沒動,等著主人來取,可是主人一直沒再回來。花狗就把褡子叼到路上,壓在身下,眼巴巴等著,至到餓死,也沒離開褡子一步。

花狗忠于主人,主人感慨萬分,他把狗葬于此山,又立一石碑,上刻“望狗墳”,此山從此得名“望狗山”。

(口述人:馬榮軍,男,漢族,72歲,文盲(已故);搜集整理人:馬殿驗,男,23歲,高中,漢族;采記時間:1987.12;流傳地區:平陰縣欒灣鄉。)

水山的故事

咱縣玫瑰鄉那座有寶塔的翠屏山,老百姓都叫它水山。聽說很久很久以前,這山實際上是個禿山,光溜溜的凈石崖,連根草毛都沒有。那以后咋成了水山?

山底有個莊子,莊里有個王小。這王小人長的模樣和他的心眼一樣好,實實在在,為人辦事也不拐彎抹角的。他常聽老人說,水山肚里有條金驢,金驢拉金磨,磨金豆子。誰要是能在天天半夜里去半山腰,掏它一百拳,打它一百天,準能掏開。

王小聽了,可就認實了,他想:把金驢拉回來,給莊上的人干活,那金豆子抓上一把,分給窮人家。

他照辦了,天天半夜里,對準半山腰,連掏一百拳,也不多也不少。不管刮風下雨,準不誤時。

掏到九十九天了,王小高興地不得了,逢人便說,他要得金驢了,抓金豆子了。話隨風傳,這話可不知咋叫一個員外老爺聽去了,貪心人耳尖嗎。第二天,他坐著轎子帶著百十號人,來找王小了。王小心直,一五一十的都朝員外講了。員外樂得直捋胡子。并給王小說:“你一個人去多害怕呀,我給你作伴。”

到了一百天的那晚上,王小和員外一塊上山了。王小和以前一樣,一拳拳的掏,掏到一百拳上,猛聽得天崩地裂一聲響,山門開了,望里一看,金光閃閃,那金驢正拉著金磨,金磨里金豆子各各巴巴的響。王小緊步上前,拉著金驢就走了。

貪心的員外一看見四周金光閃閃,一時不知拿什么好。抓金豆子!他掖了一把又一把,渾身裝滿了,還不愿走,又看見磨盤是金的,使上吃奶的勁搬動磨盤,搬呀搬的,終于把磨盤挪到了山洞門口。他想:來一次可不容易呀,再抓把金豆子去,轉身又回去了。

這時,金雞叫了三遍,沒想山門嘩地一聲給關死了。那員外急的連喊帶哭,那里有動靜?伸手一摸,到處是石頭,嚴絲合縫的沒點空。第二天,人們來看時,山門沒了,金磨盤也沒了,不知咋的,到有一道山泉嘩哩嘩啦地流出來。

那山泉水,長年累月地流,日夜不斷,人們以為是神仙開的,就在那里修了廟蓋了屋,每到春上三月,平陰人還來趕水山廟會,可熱鬧哩。

從那,老百姓叫它水山,可書上叫它翠屏山,不管人家咋寫咋說,當地人還叫它水山。

(口述人:賈吉英,女,69歲,漢族,務農;搜集整理人:雷慶龍,男,46歲,漢族,初中,縣文化館創作員;采記時間:1987.2;流傳地區:玫瑰鄉)

黃河鯉魚

很久很久以前,黃河邊上有一個村莊,住著一戶姓李的人家。家中父母早亡,他和媳婦拉扯著妹妹長大。妹妹叫李玉,長得跟天仙似的,心底又善良,樣樣編織都會,經她繡的花鳥都象活的一樣,撲撲楞楞一下子能飛走。

李玉的哥嫂給妹妹找了一個同莊的好后生。這后生叫劉外山,田里的活路樣樣能干,真是把好手。他倆就要辦喜事了,街坊鄰居都說這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。

這事也不知怎么就讓那東村的大惡霸張壞水知道了,他連夜帶著幾個打手愣是把李玉搶了去,要李玉當自己的小老婆。李玉硬是不從,把張壞水氣了個要死。

張壞水把李玉鎖在一個屋里四五天過去了,俄的李玉眼前直冒金星。但她相信,外山哥一定會來救她的。這一天,張壞水讓人開了鎖,問李玉“你從不?”李玉咬著牙說:“我就是死了不會從你這個老王八!”“什么?你不從還敢罵老子!”張壞水指著打手們說:“你們這些小子還給我愣著干什么,給我狠狠地抽她!”抽啊抽啊,抽的李玉在地上來回的打滾。“李玉你從不從?”張壞水問。李玉說:“不,俺是有婆家的人,就是沒婆家,俺也不會嫁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張壞水!”“好,算你李玉是好樣的,咱看你個小娘們硬,還是我硬!”張壞水說:“給我往死里打!”打呀打呀,打的李玉又破口大罵起來。到了后來,沒有力氣罵了就用眼瞪著張壞水,只瞪得眼里出了血,張壞水也把李玉打得渾身是血,末后就昏了過去。

待李玉醒來時,已經是半夜了,她看了看屋里一個人也沒有,卻聽到有人小聲叫她,并說“你別怕,我是你外山哥,等我把窗子弄開了,咱就好跑了。”外山弄開窗子進到屋里,抱起李玉說:“這張壞水個狗雜種,怎把你打得這么狠,都不像人樣了,我在外面豎上了梯子,咱快逃吧。”說著,外山抱著李玉爬出窗子,下了梯子,把李玉放到地下,又把梯子踅到墻上,抱起李玉上了墻。外山說:“玉妹,你趴到墻上別動,我把梯子放到墻外去。”他放下梯子后,抱李玉時不小心,碰到她的傷口處,李玉“哎喲”了一聲。這可了不得了,打手們聽到就喊了起來:“不好了,外山那小子把李玉救跑了!”張壞水這下可急了眼,嘴里罵著:“還不給我點上大燈籠,快點追,還在那嚎啥?”你瞧這張壞水家,那個亂吆,真像狗窩里響了炮仗,炸了營了。外山一看不好,背起李玉拼命向黃河碼頭靠船的地方跑。快到碼頭了,外山一下子摔倒了。他回頭一看,身后不遠就是張壞水那群人在追來,他爬來又跑,跑到了船邊,有一塊石頭又把他重重絆了一下,又跌倒了。這一下摔得太猛,李玉從外山的背上一下栽進了黃河里,一個惡浪打來把李玉給卷走了,再沒上來。

外山爬起來向下游跑著、喊著:“玉妹,是我害了你!我要變成山把黃水擋住,把你救上來!”他喊呀喊呀,一頭扎到水里,就真的變成了一座山,這山插在河心。這張壞水沒有抓住李玉,回到家就睡覺了。他剛睡著,就夢著一個怪物,從水中張著黑黑的大口,紅紅的眼,兩邊有血紅色的翹,紅色的尾,嘴里還說話:“張壞水,還我命!龍王讓我變成魚來給你要命!”那張壞水這可熊了:“你,你是什么?”魚說:“我就是被你害死的李玉!”張壞水一害怕就給嚇死了。

后來,鄉里鄉親為了讓后代記著這兩個好人,就把劉外山變的山叫“外山”,把黃河里青嘴紅翹紅尾魚叫“鯉魚”,說它就是李玉變的。

(講述人:陳運波,男,26歲,漢族,高中,平陰化肥廠工人;整理人:蘇華,男,27歲,漢族,高中,平陰二級站工人;采集時間:1988.4;流傳地區:孔集、玫瑰、東阿等沿黃一帶。)


編輯:
信息來源:平陰縣政府辦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一码中特图片 电子捕鱼器 内蒙古时时号吗统计 扑克二八杠规则 电竞比分查询 棋牌室 上海时时乐全天计划 pk10投注现场 双色球往期开奖查询器 19079胜负彩开奖号码 网上银行app